“以后不许对我说谢谢。”他倾身握住方向盘,霸道的命令。

  苏安瑾撇嘴,欲反驳他,车快速发动了。

  他们去了一个离公寓不远的大型超市,食物日常用品一应俱全,夜凌爵推着手推车立刻往熟食区和零食区跑。

  不一会,推车里堆满了大包小包的零食。

  夜凌爵看见她看着推车,以为她要开口教育自己,别买这么多零食或者直接把东西放回货架。

  没想到她开口:“你吃的完吗?”

  夜凌爵微微一怔:“当然!”

  “那我去生肉区买点牛肉,你继续挑。”

  苏安瑾拿着另外的手提篮朝生肉区走去,奇怪的是这么大的超市,从刚刚进门开始除了他们两个以外,竟然没有其他顾客,这么开超市难道不亏本吗。

  “帮我切两块牛排,这块和……那块,对,谢谢。”她礼貌的向橱窗里的服务员挑选了两块牛排,因为是现切的所以她等了一会。

  天色不早了,她竟然有些困意,嘴巴不可抑制的悄悄打着哈欠。

  正在她侧身打哈欠时,突然一块冰凉甜甜的糖果乘机塞进了她的嘴巴。

  她吓得两只眼睛瞪的圆溜溜的,看到身后推着一大车零食的夜凌爵贼贼笑着。

  “夜凌爵,你妈没教你没买单的东西不能拆开嘛?”她含了含糖,薄荷味的。

  他脸色立马变得不好看:“这是我前两天就买了的,放在口袋里的。”

  “嚯~没想到夜大公子还有口袋揣糖的习惯?”她边调侃边朝他敞开的口袋看去,没想到真的放了好几颗糖。

  “还不是为了某个动不动就昏倒的病秧子准备的?”他不甘示弱的怼回去。

  “我呸!谁是病秧子了。”

  不就只晕倒过一次嘛,而且还是旧病不治加作死淋雨,这和吃糖又有什么关系了。

  苏安瑾气的牙痒痒,把嘴里的薄荷糖嚼的咔嚓咔嚓直响。

  看到她这副模样,夜凌爵笑的人仰马翻,就差原地打滚了,没想到她有一天还能这样和自己凭嘴。

  “好了,不跟你闹了。是你住院的时候医生跟我说的你有点轻微贫血,偶尔头晕时要吃颗糖。”

  她把夜凌爵的话抛诸脑后,回头去看看牛排切好没有,人正好印在橱柜里那面被擦的锃亮的玻璃上,一抹很闪亮的光泽挂在自己的耳朵。

  苏安瑾伸手探去,果然有一枚小小的耳钻带在自己的右耳上,摘下来一看竟有几分眼熟。

  才发现,前两天看着夜凌爵耳朵上好像也多了这么一颗耳钻,因为他这种出手阔气的纨绔子弟多了样饰品也不足为奇就没在意,可是自己为什么也有?

  “这是什么?怎么在我耳朵上?”她疑惑的看向夜凌爵,果然看到一摸一样的耳钻带在他左耳上。

  “酒吧送给咱们俩的。”他的回答不以为然,好像收别人礼物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“为什么送?”

  “不知道……”他有些心虚的看向别处。

  正好这时服务生切好的牛排递出了橱窗,她接过放进了推车也顺手将耳钻放进了口袋。

  “你不带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不带了?!”他挑眉。

  “对啊,不知道怎么送的东西为什么要带……喂,夜凌爵!你干什么!”

  还没等她说完话,夜凌爵已经执拗的夺回耳钻硬生生扣回她耳朵上。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